根据巴西地理统计研究所本周三发布的信息,2017年巴西通胀水平衡量指标——IPCA消费者物价指数为2.95%,史上第一次低于政府设置的最小预期值。同样也是自1998年(1.65%)以来的最低水平。

粮食丰收拉低了大部分食品的价格,这有助于缓解通货膨胀,并抵消了其他产品和服务价格飙升带来的影响,如厨用燃气、汽油、水电费、污水处理费和医疗保险。

 

2017通胀预期为4.5%

2017年的目标是维持通胀率在4.5%的水平,允许上下浮动1.5个百分点,即3%至6%之间。通胀目标制度是在1999年设立的。当通货膨胀高于或低于限额,即国家没有达到年度目标时,巴西央行行长需要向财政部长发出公开信,解释为何无法实现目标,并将采取行动使得这些措施在预期内生效。

至年末,巴西政府预计通胀低于目标,预测IPCA为2.8%,而巴西央行分析师认为价格会上涨2.79%。

上一次通胀超出限额是在2015年前总统迪尔玛·罗塞夫(Dilma Rousseff)执政期间,IPCA超过了目标上限,年终时通胀率高达10.67%。

当年的目标通胀率也是4.5%,但是允许上下浮动2个百分点,也就是2.5%到6.5%之间。 2016年的目标通胀率同2015年一样,通胀率(6.29%)在目标上限之内。另外有三次(2001年,2002年和2003年)巴西央行都不得不自行解释,原因也是通胀率超过了目标上限。

 

食品价格下跌1.87%

2017年通货膨胀率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几乎占家庭支出25%的食品的价格同比下降1.87%。这是去年农业产量增加的结果,与2016年相比,2017年的收成高出30%左右。

其中一些价格暴跌的食品在前年价格可谓居高不下,例如巴西豆在2016年价格飙升了46.39%之后,在2017年降价了46.09% 。2016年水果价格上涨了22.67%,去年则下降了16.52%。冰糖也是如此(2016年为上涨了25.3%,2017年则下降了22.32%)。

 

厨用燃气价格上涨16%

另一方面,去年几个主要家庭预算支出飙升。 厨用燃气的价格增长了16%。 根据巴西地理统计研究所的IPCA统计负责人FernandoGonçalves的说法,这一增长是因为巴油(Petrobras)将炼油厂天然气价格上调了84.3%,这对13公斤气瓶的燃气价格造成了影响。

受电价梯度调整的影响,一年中几乎每个月都收取了额外费用,电价上涨了10.35%。

在基本支出方面,水费和污水处理费用也上涨了10.52%

 

巴油定价系统调整,汽油价格上调10.32%​

去年价格上涨的另一个产品是燃料。汽油价格上涨10.32%,运输费用增长了4.1%。有两个因素可以解释这种增长:

巴西石油公司提高炼油厂的燃料价格;

联邦政府增加对燃料销售的税收(PIS / Cofins)。

去年年中,巴油为了跟上国际油价而改变价格政策,开始日常调整。7月3日至12月28日,汽油价格调整115次,累计上涨25.49%。受该项新政策的影响,柴油价格上涨了8.35%,而乙醇的价格有上涨了3.18%。

 

医疗卫生支出增加

在医疗保险月费增长了13.53%和药品价格上涨了4.44%的影响下,健康和个人护理方面的花费的增加同样突出(增加了6.52%)。

该医疗保险计划的调整是由ANS巴西国家卫生保健机构授权的,以及药品价格的上调也是经过由巴西药品市场管理委员会CMED许可的。

 

年末通胀加速回升

12月价格上涨加速,但不足以推动IPCA上升至目标范围内。在上个月,物价涨幅为0.44%,为2017年全年最高。11月份通胀率为0.28%。

 

经济危机影响通胀

经济危机虽然重创巴西经济,但也缓解了通胀压力。

失业人数达到1260万,导致消费量下降。即使是在职的人员,由于收入下降或是担心失业,也减少了消费。产品需求下降缓解了通货膨胀。

 

以利率控通胀

巴西央行尝试利用利率来控制通货膨胀:当通胀率较高时,央行提高利率以减少消费,迫使物价下跌;当像现在一样,通胀率低时,央行则下调利率刺激消费。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十二月份决定第十次降息,将年利率从7.5%下调至历史最低水平的7%。(货币政策委员会设立于199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