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限制政府支出的相关法案的实施以及今年社保改革的通过,巴西有望在一年内达到初级盈余。有了这两个因素的支持,预计将在2022年产生占GDP的0.1%的小额盈余。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财政监测报告显示,该数值将在2023年达到GDP的0.6%,且到了2024年会达到GDP的1.0%。 去年十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曾预测,只有到了2023年才会产生初级盈余,且会达到GDP的0.5%。

 

这些基础的财政调整方案将有助于降低2019年至2023年公共债务总额和净债务的增长速度。在负债的情况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现在预测巴西国债占GDP的比例将会从90.4%上升到96.5%,但根据去年其十月的财政检监测报告显示,也可能有更大的变化,比如从90.5%升至98.3%。

 

只有今年四月份的文件估计该指标在2024年会达到97.6%。许多国际分析者认为这很糟糕,尤其是对于一个目前增长能力很低的发展中国家。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表示,净债务的减速目前十分显著,但他们并没有解释导致这种现象的原因。 今年净债务预计会达到GDP的56.2%,而去年十月预测值会达到59.9%。

 

另一方面,从2019年到2023年公共赤字的增长速度略有下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未来几年利息支出会保持相对稳定。IMF财政部门主管Vitor Gaspar在受访时指出,由于2016年至2018年基准利率的大幅下调,国家支出减少了大约占国内生产总值2%的费用。

 

该组织估计巴西今年的财政赤字会从今年的GDP的7.3%降至2023年的6.2%。

这一预测与其他组织的预测略有不同,到了2024年,其预测值会达到GDP的5.8%。

 

走势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表示,“像巴西和阿根廷这样没有财政空间的非石油出口国,应继续巩固公共账户,以稳定地减少债务。”

 

在该组织的分析中,行政部门的支出和收入的可持续性对于控制金融风险至关重要,特别是因为巴西对于进入市场以减少国债有着很大需求。 在经济活动水平放缓的情况下,建立这样的“防护策略”显得尤为重要。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强调,“为了巩固财政,提高退休年龄、调整最低工资及福利待遇、调整公务员养老金等一系列举措必不可少。”

 

财政监测报告指出,腐败问题和国际层面,政府可以采取这些措施来对其进行攻击。 在国家层面,该文件强调,Petrobrás的丑闻使国家受到巨大影响。

 

“对于一些拉丁美洲国家,例如巴西和秘鲁,在宏观经济层面上来说贪污丑闻极大的影响了基础设施投资。”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指出,这些国家的一些重要的长期的工程,在申请了大量资源后被迫停工。鉴于巴西财政状况的脆弱,该国需要“更快的调整步伐”并稳定公共债务在GDP所占比例的增长速度。

 

 
本文由《巴西商业资讯网》编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巴西商业资讯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巴西商业资讯网》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巴西商业资讯网》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