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在圣保罗证券交易市场指数Ibovespa低迷的日子里,雷亚尔会同时下跌。因为避险情绪消除了巴西市场的吸引力,导致人们把资金投入到美元等更安全的资产,导致美元走强。

 

但是,这种典型的走势在周三的巴西市场并未发生:尽管由于社保改革经济效益规模的缩水以及美国数据的影响,巴西股市大盘指数下跌了3%,但美元对雷亚尔却并未见涨,反而下跌。在收盘时,商业美元对雷亚尔汇率为4.134,雷亚尔上涨0.67%。

 

在刚开盘时美元上涨,达到4.1689雷亚尔。自参议院第一轮投票通过社保改革以来,雷亚尔在新兴市场货币中的表现为倒数第二,但也是社保改革的一个重要进展,能获得760亿雷亚尔的经济效益。

 

不过,雷亚尔在今日交易中的上涨是一种因素造成的。也正是这种因素遏制了雷亚尔在上个月中的升值,并且在今日对股市造成了负面影响,它就是外部因素。

 

由于数据表明美国经济增长放缓,强化了美联储在下一次货币政策会议上降息的可能性,因此雷亚尔与其他新兴货币均对美元走强。

 

根据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数据,仅在美国数据出炉后的一夜之间,市场认为美联储在10月底的货币政策会议降息0.25%的可能性就从62%上升到了76.4%。

 

周二,据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公布数据报告,美国9月全国制造业指数下降1.3点,至47.8,为2009年6月大衰退结束以来最低水平。

 

不到一小时内,美国总统特朗普特朗普在推特上说:“正如我所预料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和美联储允许美元如此强势,尤其是对其他所有的货币而言,这使得我们的制造业正在遭受不利影响。联邦基金利率太高了。他们正是他们自己最大的敌人,他们对此并毫无头绪。可悲!”

 

美国自动数据处理公司(ADP)公布的数据显示,9月份私营部门就业人数增加13.5万人,8月份为15.7万人(自19.5万人下行修正),略低于市场预期的14万人。

 

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在今天的讲话中强调了这种放缓的情况,并指出,回看美国经济似乎很强劲,但由于存在许多不确定性和风险,前景变得不明朗。

 

“我们看到了经济放缓的迹象,”威廉姆斯在周三的演讲中说,“我们希望制定货币政策以保证经济持续增长。”

 

包括威廉姆斯在内的美联储成员在9月18日进行了今年以来的第二次降息。委员们指出,全球增长放缓,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和通胀受到抑制是关键因素。“真正的问题是这些事会如何发展,这样前景就更加扑朔迷离。”

 

美联储成员的这种“鸽派”态度加强了美元对新兴货币的总体跌势,对雷亚尔来说也是如此。

 

然而瑞士信贷认为,从长远来看,美元强势的趋势仍然会持续。该机构的分析师指出,这种观点主要是基于经济的疲软而不是只考虑美国的情况,也就是说,除了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也会降低利率。

 

然而,该银行估计,由于作为全球最大经济体的美国出现疲软迹象,美元走势应该会维持在经济学家们近期预估的范围内。根据上周巴西央行的焦点公报,对年底美元的预测从3.95雷亚尔上调到4,.0雷亚尔,2020年底的美元预测从3.90雷亚尔上调到3.91雷亚尔。

 

同时,布拉德斯科银行(Bradesco)的分析师团队指出,美国经济显露出好坏参半的信号:一些细分市场的数据疲弱,而另一些细分市场弹性良好。“一方面,制造业和投资表现出明显的下降,而服务和消费领域仍然显示出增长,住宅建筑业似乎也对利率下调做出了积极反应。”

 

经济学家指出,这些明显的矛盾一直在阻碍美联储的决策过程,甚至影响通货膨胀行为的解读方式。核心通胀显示出加速迹象,劳动力市场紧张,这对任何央行都是一个重要的警告信号。但他们也指出:“通胀预期不仅保持在美联储2%的目标以下,而且仍然有下行趋势。”

 

分析师们总结说:“我们的预期是未来几个季度美国经济增速放缓,并且在即将举行的美联储会议上降低利率。然而消费者的抵御能力和建筑业的恢复表明,增长的风险可能比几个月前更小。”

 

 

本文由《亚美外汇》编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亚美外汇》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亚美外汇》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亚美外汇》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