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的一系列不确定性因素,包括疫情今后的发展、经济情况和权力部门的角力,使汇率处于剧烈动荡中。

 

本周二(30日),也是上半年最后一个交易日,在避险情绪的推动下,美元在交易时段突破了5.5雷亚尔,不过在央行的干预和国外形势好转后,雷亚尔经历了一次上涨并最后以小幅下跌0.27%至5.44收盘。

 

雷亚尔在6月下跌了1.87%,在本季度下跌4.73%,而在2020年,雷亚尔贬值35.56%。值得注意的是,创下自1999年来半年度最大跌幅。而当时正处于固定汇率向浮动汇率过渡的过程中,贬值幅度为45.11%。

 

从本季度的前半段,也就是4月初到5月中旬期间,面对巴西紧张的国内政治局势和人们认为央行对汇率飙升并不重视,美元对雷亚尔汇率一度飙升至接近6的历史最高记录。

 

而从5月中旬到6月初,外部环境的改善,中央银行大量资金的注入以及对货币市场干预力度的加大,使得汇率在6月8日降至4.85的低位。

 

但是货币市场的动荡仍然存在。从那时起,在国内市场更加动荡的背景下,雷亚尔进入了一个新的下跌时期。流入巴西的外资恶化,美元供应减少,导致雷亚尔的压力增加。

 

鉴于新冠疫情引发的危机和不确定性,雷亚尔的贬值的背后是投资者普遍的避险心理。投资者利用巴西市场来制定保护策略,通过购入美元,出售雷亚尔来保护股票或利息等其他资产。

 

基金经理Alessandro del Drago回顾道,从历史上看,雷亚尔下半年通常不会升值。结合考虑风险因素和季节性规律,仍然无法确定汇率的走向。

 

Drago指出,与某些新兴市场货币不同,雷亚尔的波动率仍在新冠疫情前的水平以上,他认为这是分析短期短期汇率走向的重要因素。

 

“如果波动率降至疫情前的水平,我认为汇率会跌至4.50。但是如果动荡持续,或政治环境中存在问题,又或无法控制疫情及其带来的经济冲击,那么雷亚尔将继续贬值。”Drago说。

 

巴克莱银行巴西首席经济学家Roberto Secemski则警告说:“我们对接下来几个月里雷亚尔的预期并不乐观,因为我们认为危机最艰难的时刻还没有到来;与此同时,政治环境让人们对增加开支上限的结构性改革的迅速批准产生怀疑。”

 

Secemski认为,经济衰退加上高失业率,以及新冠大流行后的财政情况,可能使外国投资者远离巴西,直到该国经济状况有更大的好转为止。他接触过的一些外国投资者并不认为当前实行的低利率政策足以弥补财政风险。

 

TS Lombard的分析师指出,新兴市场货币对美元的强劲复苏不仅在最近几周放慢了速度,而且在今年余下的时间里都将难以为继。与新兴市场国家相比,美国能更好地获得更快复苏的回报,使得美元对新兴市场货币再次升值。

 

该机构在一份报告中表示,新兴市场国家的降息周期尚未结束,而这些国家的经济前景恶化则对各自的货币构成了挑战。而鉴于世界贸易疲软的形势,即使新兴市场的货币贬值也无法转化为出口在长期的持续增长。

 

另一方面,有些分析师预计未来几个月巴西外汇市场会有所缓解,但前提是经济的相对复苏和改革议程的恢复。

 

JPP经理Joaquim Kokudai对雷亚尔的看法比市场上多数人都乐观,但他指出,未来几个月巴西经常账户赤字的减少以及经济的改善,应该有助于雷亚尔获得一些上升动力。

 

“疫情的消退和经济改善应该会对雷亚尔有所帮助。许多市场专家对雷亚尔持更加怀疑的态度,并且认为雷亚尔被用作其他资产的对冲工具。但我更乐观,我认为雷亚尔的表现会比其他新兴市场货币更好。”Kokudai说。

 

 

本文由《亚美外汇》编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亚美外汇》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亚美外汇》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亚美外汇》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