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失业率居高不下,外卖员成为了巴西新兴的创收活动。据巴西媒体采访到,一位25岁的外卖员科伦特(Anderson Corrente)每天需要骑9小时自行车,最少行驶70公里。因为其主要收入来源就是完成各种外卖软件订单派送的提成。

 

作为自由工作者,这些外卖员是根据他们执行的交付量获得等量报酬,每单的平均最低费率是4雷亚尔,只有完成一定数量的订单才能获得理想的报酬。而科伦特称,如果一周七天都走单,一周能挣300-400雷亚尔。

 

他说道:“我没有休息日,我记得有一天我是从周六早上10点开始送,然后等我停下车的时候已经是周日的凌晨4点了,当时我没有记录我跑了多少公里,但是我相信我应该是轻轻松松达到140公里了。”

 

虽然工作时间很长,但是对于科伦特来说,还是相对来讲比较轻松的一份差事。他说:“有订单下来的时候我就走,没有的时候我就坐在马路边上等。餐运也不是一直处于高峰时段的,我一般用的派送软件就只有三个,Rappi,Uber Eats 和 Bee(这个软件用于给餐厅的派送,而非消费者),除此之外,我还给两家私人餐厅以及一家甜品网店送外卖。”

 

科伦特提到关于用餐时间的问题:“我们外卖员一般都不会在午餐晚餐高峰期用餐,要么提前几个小时吃,要么过了午餐高峰期再吃,晚餐也是如此。”

 

额外收入

 

 

外卖对于另一位26岁的,有固定工作的卢西安诺(Luciano de Souza)来讲,算是额外收入,工作日里他是给一家餐厅做服务生的,闲暇时间用来派送。

 

他说:“我在街上走的时候看到了一位背着外卖包的派送员,我便上前询问他需要做一些什么来成为派送员,对方也很耐心的与我解释了一通。经过慎重考虑,我已经把派送当做副业了。”

 

卢西安诺透露道:“一个月的兼职能挣800雷亚尔,每天只从早上10点做到下午3点,差不多40公里。如果运气好的话,单子多,就跑个60公里。下午6点到晚上10点我是在一家披萨店做服务生。我是登记员工有稳定的收入,加上派送挣来的外快,让我不再过的紧巴巴。”他坦白道,下一步的计划是成为全职的外卖员。

 

不平等待遇

 

受采访的外卖员表示,外卖软件在指派订单时,特别是跨区域的外卖,比起自行车主,更倾向机车主,导致骑摩托送外卖的往往挣的比骑自行车的要翻倍的多,这使得很多使用自行车派送的人员考虑使用摩托车。

 

对于32岁的索萨(Israel Campos Souza)来说,一开始派送是纯属兴趣,那个时候他还有着一份护工的职业,但是后来他失业了,就只能全靠派送来支撑他的开销了。

 

减少收入

 

随着外卖行业的扩张以及人员的充实,使该市场日渐饱和。派送的最低费用也下调了,外卖员每天需要完成更多的订单才能达到原有的收入水平。

 

关于外卖员的工作条件,Rappi公司解释,他们都是自由工作者,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随时使用软件工作或停止。该企业表示一直在加强平台合作的外卖员和客户的使用服务和体验。

 

Uber Eats也是雇佣自由工作者,从消费者支付的总额中将提成转给企业的合作外卖员。该企业给予旗下外卖员其合作商的折扣券以及高达10万雷亚尔的工伤保险。除此以外,Uber Eats表示他们还提供医疗补贴,可在门诊和身体检查获取一定折扣。

 

 

本文由《巴西商业资讯网》编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巴西商业资讯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巴西商业资讯网》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巴西商业资讯网》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