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政府预计到2022年年底再竞标31个码头,该行业将成为公共政策连续性的基准。

  

在过去的五年中,共拍卖了29个港口地区的租赁后,终于实现了《港口法》理想化的设计。

  

基础设施部港口部长皮洛尼(Diogo Piloni)表示,在博索纳洛(Jair Bolsonaro)任期结束之前,还将向私营部门另外提供31个港口。 这也将为租赁地区合同的总投资承诺增加到107亿雷亚尔。

 

皮洛尼对经济价值报(Valor)说道:“我们进入了理想轨道。”他提到,计划在12月18日对运输港口中的另外四个码头进行招标:其中两个在阿拉托(BA)负责运输谷物和矿石,一个在巴拉那瓜 (PR)运送车辆,以及一个在马塞约(AL)运输液体散装产品。

  

他还表示,考虑到港口当局(码头公司)的利益,经济团队开了绿灯,为中标的企业提供便利。这种机制在8月始于桑托斯(Santos,SP)的两个纤维素运输码头的争夺中,竞标使桑托斯港务局(Codesp)的收入达到5.05亿雷亚尔。

  

这些收入不会只进入到国库中,它们还将用于相关的疏浚、清理债务、完成私有化等事项。

  

博索纳洛政府将运输港口的招标视为成功实现公共政策连续性的一个例子。在新法律框架通过第12.815号法律生效(2013年)的前十年中,仅完成了九次租赁。

  

公共港口的法律状况曾非常混乱,有数十个码头以过期的合同运营。 许多合同在不同的监管条例中订立,但从未进行竞标。

  

新法规出台的头两年进展甚微。 码头租赁所需的研究只有在EPL公司(计划和物流公司)的掌握下进行,该公司是为子弹头列车项目而创建的一家国有公司,但如今致力于运输特许权的格式化。因前期研究所需的的投入均由拍卖优胜者进行报销,EPL开始获利,并持续巩固自身的地位。

  

在前总统罗塞夫(Dilma Rousseff)任期的最后几个月中,港口租赁拍卖被彻底中断。而在特梅尔(Michel Temer)的管理下,成功拍卖了13个码头。 到目前为止,博索纳洛政府已将拍卖数量翻了一番。皮洛尼秘书说:“到2022年底,我们将妥善组织港口部门,使其具备法律保障并排除过期合同,”他认为需要借鉴前任政府的优点,并强调了无法每四年(总统任期)都从头来过。

  

EPL前总裁、罗塞夫首个特许权计划负责人、现任物流顾问菲盖雷多(Bernardo Figueiredo)也认为,港口行业拥有公共政策的连续性。“当下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现象。博索纳洛政府享有许多已经起步的程序,随后花了很长时间才达到收成效果。但这并不是缺点,而是恰好相反。”

  

菲盖雷多认为,第12.815号法律的轴心之一,「终结完全私人化港口的使用限制」,将公共港口租赁码头的“压力释放了”。以前,私营公司的主要运送货物必须是自家的,第三方货物只能作为补充活动运营。随着限制的取消,这些公司也成功消化了即时需求的增长,这使政府可以安心进行拍卖。

  

“正面的影响是,港口码头的租赁已成为一种商品,就像高速公路的特许经营权。没有人再争论是否要这样做了。而不利的一面是,在新合同的设计中,没有一个码头具备欧洲或亚洲码头的最小规模。”

  

然而,港口部的议程发展仍有个别待议事项。 其中一项就是将于2020年12月31日终结的“Reporto(鼓励港口现代化及其结构扩张的税收制度)”,这是一种特殊的税收制度:保证购买机器和设备时不受工业商品税(IPI)和收入税(PIS/Cofins,即社会一体化费和社会保险融资贡献费)的限制,此外,针对该国没有的产品类别暂时免征进口税。

  

根据巴西集装箱码头协会(Abratec)主席所罗门(Sérgio Salomão)的计算,该制度的终止将使合同投资的成本增加约30%。制度终止将带来一系列的问题,比如,近期完成的所有租凭和研究都基于Reporto制度之上。

  

为了解决问题,通过修改“MP 945(疫情期间处理港口部劳动关系的临时措施)”将该制度延长五年的尝试并未成功。经济团队倾向于在税收改革的背景下讨论特殊制度的延长。

 

皮洛尼说,基础设施部并不反对利用改革进行讨论的想法,但在政府内部强调道,如果在12月突然中断Reporto制度,或将对港口行业造成巨大的损失。因此,他建议再延长两年。

 

根据联邦审计法院(TCU)的专业人员表示:“我们的港口租赁的招标过程过于复杂、严格和耗时。” 从规划至签约新区域之间的周期平均需要两年,而在美国休斯顿等港口,“90%的租赁在4到8个月就能完成”。

 

巴西港口码头协会(ABTP)上个月向基础设施部提交了一份提案,其中包含了许多法律改进的建议。 例如,更具灵活性的劳务合同,扩大港口法令的续签范围等。特梅尔在2017年签署的法令允许在70年的范围内将制度连续延长。

 

经过广泛的辩论,联邦审计法院将这种可能性限制在该法令签署之前便拍卖的码头。当下,2017年之后竞标的码头要求同样的待遇,但是为此有必要更改法律。 “从法律的角度来看,这是可能的。我们只需要分析的是否合适,” 皮洛尼肯定道,但并没有对改变做出任何承诺。

  

从圣埃斯皮里图托州码头公司(Codesa)开始,负责管理的码头公司私有化也在推进。研究阶段已几乎完成,预计在未来几周将进行公众咨询。

 

根据目前的草案,Codesa将有一个“混合”模型。近期,投资伙伴计划(PPI)的特别秘书塞里耶尔(Martha Seillier)在“ 价值报直播(Live do Valor)”中透露,该公司将被私有化,新所有者将获得维托里亚港35年的特许经营权。

 

继2021年底将要实施的Codesa,2022年期间预计将实施Codesp(桑托斯和圣塞瓦斯蒂安码头公司)的私有化。

 

本文由《中巴商业资讯网》编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中巴商业资讯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中巴商业资讯网》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中巴商业资讯网》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