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今年汽车将减产30万辆,目前约有60%的产业工人在家待岗。

 

前所未有的零部件供应危机,再加上国内市场的需求因疫情恶化急剧下降,导致巴西全国23家整车生产企业中的13家全部或部分停产,根据巴西全国汽车工业协会(Anfavea)公布的数据,全国汽车行业全部58家企业中,一共有29家均处于停产状态。

 

行业专家估计,停产可能会造成今年汽车减产30万辆。目前,全行业约10.5万名直接劳动力当中,有60%至70%的人在家待岗。汽车行业的部分停产将拉低对今年全年巴西经济的预期。由于疫情恶化和疫苗接种进展缓慢,自1月以来,市场就接连下调了对GDP增长的预测。年初,市场对2021年GDP增速的预测中值为3.4%。巴西央行3月29日发布的最新一期《焦点调查》报告将对今年经济增长的预测降为3.18%。悲观人士则认为,今年的经济涨幅应不会超过3%。

 

接连停产

 

3月19日,大众汽车成为第一家宣布在巴西停产的汽车制造商。公司发布公告称:“随着巴西各州疫情的恶化和ICU床位占用率的提高,公司决定采取这一旨在保护员工及其家属健康的措施。”这引发了一轮车企停工潮。

 

沃尔沃和通用汽车等公司称减产是由于缺少零部件造成的,但两家并没有完全停产,而是大幅减产。在汽车工业协会3月30日进行的调查中,已经停产的企业有:奔驰、雷诺、斯堪尼亚、丰田、大众、大众卡车和巴士、宝马、Agrale(巴西商用车厂商)、本田、捷豹和日产。

 

停工减产从3月24日前后开始,各公司计划在4月5日至5月底之间复工。但分析人士估计,停工时间可能会延长,这主要取决于各州、市政府的社交隔离措施的进展情况。受这些措施的影响,汽车经销商无法对外营业,使车辆销售受阻。

 

芯片全面短缺

 

一家汽车行业咨询公司的业务发展经理米拉德·卡卢梅(Milad Kalume Neto)认为,导致巴西汽车工厂出现停工潮的原因主要有两个:“首先是由于零部件的短缺,这主要是国际物流困难以及供应问题造成的,特别是半导体元件的供应。”他表示,半导体芯片的短缺一方面是由于中国复工复产后,对相关产品的需求量增大,压缩了对其他国家的出口。此外,半导体还是笔记本、电脑、电子游戏机、电视机和手机等产品的主要部件,疫情期间,这类产品的销量也增长了不少。

 

“另外,不少大城市因为第二波疫情采取了更为严格的限制措施,这也导致了汽车销量的下滑。”卡卢梅表示。根据巴西全国汽车经销商联盟(Fenabrave)的数据,今年1月和2月,累计上牌照的机动车数量约33.9万辆,其中包括乘用车、轻型商用车、卡车和公共汽车等。与2020年同期相比,这一数量下降了14%,当然,这也与圣保罗州调高车辆销售的流转税(ICMS)有关,该州新车销量占全国的23%以上,二手车交易量则占全国的40%。

 

另一家咨询公司的助理顾问卡西奥·帕利亚里尼(Cassio Pagliarini)还提到了汽车制造商对疫情恶化的担忧。“随着死亡人数和感染人数的增加,汽车制造商同工会一起做出了停工的决定,并共同制定随后的恢复生产计划。”

 

调整预测

 

由于停产,市场对今年巴西汽车销售量的预测从年初的230万至240万辆调低至210万辆。2020年的汽车销售量为195万辆。卡卢梅表示:“能达到210万辆的水平就已经是万幸了,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停工持续的时间。工厂每关停一天,都会影响预测的结果。”帕利亚里尼所代表的咨询公司则将预测值从245万辆降到了238万辆。

 

连带效应

 

瓦加斯基金会巴西经济研究所(Ibre-FGV)的GDP监测项目协调员,经济学家克劳迪奥·孔斯德拉(Claudio Considera)认为,汽车行业的暂时停产或将影响到整体的工业生产和2021年全年的经济表现。

 

孔斯德拉介绍说,根据巴西地理统计局2018年的数据进行测算,汽车和汽车零部件行业占巴西GDP的比例为0.9%,占制造业增加值的6.7%;占全国总就业人数的0.4%,占工业就业人数的4.1%。另外,该行业还占总体工资的1.4%,占工业部门工资的8.8%。“这还只是直接的比重。汽车行业的生产还要采购塑料制品、钢轧制品、化工产品、金属制品和橡胶制品等。汽车生产一暂停,所有这些需求也都随即暂停。”孔斯德拉说。

 

根据官方统计数据,在汽车制造商停产之前,2月份巴西工业生产就已经比1月份回落了0.7%,其中汽车产量下降了7.2%。巴西经济研究所估计,全国第一季度的GDP将下降0.5%,第二季度会再下滑0.5%。即便如此,该所还是预计今年的GDP会增长3.2%,这主要是寄望于下半年疫苗接种的进度加快和经济活动的逐步恢复。

 

马瑙斯自贸区高度警戒

 

今年巴西GDP增速放缓的预测,引起了马瑙斯工业区企业的高度关注。马瑙斯自由贸易区管理局(Suframa)主任奥嘉希尔·波尔辛(Algacir Polsin)表示,今年年初,区内企业的生产活动就受到了亚马逊州医用氧气危机的冲击。

 

“由于州政府的限制措施,工厂的夜班,即第三个班次被取消。还有一些企业做出了暂时停产的决定,一方面有安全上的考虑,另一方面也是由于零配件短缺,甚至是氧气供应短缺,工业用氧气很多也被调配到了医疗部门。”波尔辛回顾说。

 

巴西国家地理统计局的数据显示,1月份,巴西整体工业生产较上月增长0.4%,但亚马孙州的生产却下降了11.8%。2月份的分地区数据还没出来。波尔辛说,“目前,全区的工业生产已经恢复正常。但我们在密切关注全国其他地区的情况。国内其他地区对交通和商业的限制措施,都会造成对工业制成品需求的下降,从而使马瑙斯工业区的生产受到冲击。”

 

他表示,汽车行业的表现正受到严密监测,“我们这里也有汽车零部件的生产,因此,我们会密切关注,看看随着时间的推移,是否会影响到区内的企业。”不过,波尔辛强调,尽管受到疫情的严重影响,2020年马瑙斯自贸区的销售额仍同比增长了14%。“去年4、5月份,疫情对生产的影响很大。但后来,就开始止跌回升。”

 

据他介绍,之所以能够实现这一点,是因为巴西人的生活习惯发生了变化,远程工作和远程学习拉动了空调和电脑等产品的销量上升。随着外卖业的发展,对摩托车和自行车的需求也十分强劲。

 

车企会纷纷撤离巴西吗?

 

年初,福特宣布退出巴西,3月份大部分汽车行业企业又出现大幅停产,面对这样的情况,人们自然会问:其他汽车制造商是否会效仿福特撤离巴西呢?

 

卡卢梅和帕利亚里尼两位分析师认为,这种情况并非不可能,但在中短期内应该不会发生。帕利亚里尼解释说,福特的撤资与公司的整体转型有关,企业将专注于生产皮卡、厢型车和SUV、电动汽车和豪华车型野马。因此,企业决定放弃生产掀背车和四门轿车这两款在巴西最受欢迎的车型。

 

此外,福特在2003年至2018年的15年时间里,都是税收优惠政策的收益者。随着这项优惠的终止,福特在巴伊亚州的生产厂便失去了盈利能力。公司战略的调整,巴西工厂盈利能力不足、产能闲置,加上疫情造成的需求下降,这些都加速了福特决定退出巴西的进程。

 

因此,帕利亚里尼认为福特的个案具有其自身的特殊性。但必须考虑到的还有,巴西拥有年产汽车480万辆的生产能力,而目前的实际产量还不到一半。卡卢梅认为,“全国的闲置产能达到200多万辆的水平。随着市场需求的减少,总会有企业撤资的风险,但此时此刻,尚不存在其他汽车生产厂彻底关闭的可能性。”

 

汽车厂商会裁员吗?

 

关于企业维持就业的前景,分析人士认为一切都将取决于停产的范围和时间。卡卢梅指出:“从历史上看,在上一次危机之前,全国汽车工业就业人数在12.5万至13万之间。目前的就业人数则在10万到10.5万之间,其实已经出现了下降,这一点只要去车企看看就能发现。”

 

卡卢梅介绍,2020年下半年出现的生产和就业恢复的情况可能难以为继。“面对新一轮疫情,企业都在观望。他们还没有裁员,而是在观察市场。”圣若泽多斯坎普斯及周边地区冶金工人工会副主席、通用汽车员工雷纳托·阿尔梅达(Renato Almeida)也持同样的看法。

 

3月份,由于电子元件的短缺,通用汽车宣布两家工厂停工。此外,圣若泽多斯坎普斯地区有600名工人在家待岗两个月,而去年已经有368名工人被企业中止了劳动合同。阿尔梅达说:“我们对巴西目前的经济和政治局势感到非常担忧。如今,又出现了这种前所未有的配件短缺危机,这打乱了整个巴西工业企业的计划。我们同企业的管理层达成临时裁员协议,就是为了稳定就业,也就是说,十个月内企业不能裁掉任何在岗或待岗的员工。这给了我们一定的安全感,但不确定性依然很大。汽车厂商撕毁协议的事情还少吗?福特原本就有一个持续到2021年的稳就业协议,最后还不是决定关闭工厂?。”

 

 

本文由《中巴商业资讯网》编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中巴商业资讯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中巴商业资讯网》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中巴商业资讯网》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