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奥梅达的饭店里,可以看到周围的高楼,还有旁边的购物中心,但饭店周围却是砖墙和贫民窟。
在圣保罗市南CIDADE JARDIM区的贫民窟里,经常有广告设计师或是大公司的经理光顾那里的饭店,他们与贫民们在一起共餐,原因是便宜的价格。

在奥梅达的饭店里,一顿自助餐的价格是22黑奥。而几十米以外的CIDADE JARDIM购物中心,一份午餐至少要35黑奥,在某些饭店中甚至要花80黑奥。
购物中心原本是附近商业楼中员工就餐的唯一地点,于是奥梅达决定在他生活的贫民区开一家饭店。他的客户目标是那些没有钱在购物中心就餐的工人,但是也吸引了有经济条件但是想节省的中产阶层。
奥梅达的饭店每天中午都会排队,他的饭店主要是“家常菜”口味。“我的顾客如果在购物中心午餐,餐券只够用15天,如果在这里,可以用一个月。”他说。
广告设计师古依列米,26岁,每天在奥梅达的饭店用餐,他喜欢吃那里的炸薯条,有时还有炸鱼排或是炖鱼,以及排骨等。古依烈米说:“我每天的餐券是30黑奥,如果我在购物中心午餐,餐券只够10天。那里的饭是工业的,还很贵,这里的饭是家常的。”

27岁的塔利达说,家人和朋友对于她每天在贫民窟午餐都很好奇。“他们问:不危险吗?我说不,很安静,便宜又好。”
PANORAMA贫民区周围都是高档住宅和高档购物中心,贫民区有一部份空地被用来当停车场。
奥梅达,46岁,也不是该贫民区的居民,他住在PARAISOPOLIS贫民区。他是马兰雍州人,1991年搬到圣保罗市。最初他只是一名管道工人,后来在REAL PARQUE贫民窟开了一家面包房,一天出售3千个面包,但是在一次火灾中失去了商店。“我那一次损失了30万黑奥,这是我全部的积蓄。”他说,“我现在在这里开饭店,原本是针对在购物中心的工人,后来保安也来,再后来吸引了公司的职员。”

饭店原先只是在一个车库,现在已经有三层楼,还有桌椅摆在外面。饭店有8名员工,平均每天提供150份午餐。他的成功引起了其他人的关注,已经在贫民窟中先后又开了3家大众化的饭店。
战略分析员菲尔南达,29岁,说自己最初也有些害怕。“我之前有偏见,认为会很危险,现在我的公司里很多同事都来这里用餐。”她在旁边的一家跨国公司工作。
奥梅达的饭店并不是唯一的。在PARAISOPOLIS贫民窟,附近是MORUMBI富人区,有一家CAFE &BISTRO MAO DE MARIA饭店,是在一所房屋的房顶上开的。最初只是一个妇女社团开的,饭店提供25黑奥一份的午餐,还有音乐演出。
在VILA OLIMPIA富人区的COLISEU贫民窟中,55岁的厨娘黑吉娜卖盒饭,附近大公司的职员经常去那里购买和用餐。该贫民窟在JK IGUATEMI高档购物中心旁边,黑吉娜的盒饭每份13黑奥。CAMARGO CORREA公司的员工经常去那里,BRADESCO银行的员工也是她的顾客。“人们第一次来都很紧张,害怕会被抢劫。但后来发现这里很平静,饭菜很好,啤酒很冰,就会经常来。”
市政府承诺在COLISEU贫民窟建大众住宅已经有几十年的时间,至今未能实现,社区代表罗沙娜还是很有信心。“大楼好像要把我们吞了。社区已经有70年历史,但好像大众住宅要开始了。”罗沙娜出生在该社区。现在该地区地皮升值,贫民区居民也渴望能够有好的住宅。“购物中心感觉受到贫民窟的影响,但我们在他们之前,当时还没有人愿意来这里,我们就来了,是他们在影响我们。”罗沙娜说。

本文来源:南美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