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瞒劳动司法部门的“维权者”将为自己的行为付出沉重的代价。如果你在诉讼程序中存在不当行为,那么无论你是劳动者,证人还是律师,一经法院裁定,则必须接受罚款。

上个月,里约地区33号法庭法官德拉诺知悉了一名原告手机中的一条信息:“你去找Abreu来给我出庭作证,如果你愿意,等我赢了这单官司之后我会给你1000雷”。于是德拉诺在诉讼审判之前便因恶意起诉,处该名员工缴纳15%的诉讼费作为罚金。

同一天,里约地区的28号法庭法官克劳迪拉也遇到了相似的情况。一名原告通过手机发送消息,以70雷的酬金委托他的一位朋友出庭作证,并且许诺同样会为朋友出庭作证起诉同一家公司。

法官以恶意起诉判原告缴纳罚金,并在公开庭审时表达了她的愤慨:“要知道劳动法庭并不是一个充斥着谎言和闹剧的舞台,而是一个社会司法机构,首先必须寻求事实的真相,不管真相会保护谁。”

已经有一名证人因为作假口供被凯埃拉斯(SP)地区劳动法庭的候补法官德内尔判为恶意起诉罚款12500雷亚尔。作为虚假证词的受害者,该名员工将得到金额为5%的诉讼费的补偿。对此,企业的证人表示她并不知道这名员工已经加入事故预防委员会(CIPA),并且取得了临时工作保障。

Securato&Abdul Ahad Advogados的合伙人律师克劳迪拉说道,双方和证人之间一直存在利益纠葛。但判决并不十分有效,因为劳动司法部门仍然存在疏漏,这将让劳动者有机可乘。

然而,马托斯律师事务所的丹尼尔律师认为,随着劳工法改革,审判会变得更加严格。因为改革明确规定,在现行的综合劳动法(CLT)中,除了在过程中强调各方的合作外,对任何一方的不诚实行为都有可能进行罚款。

而在CLT在第793-A,793-B和793-C条款中提出之前,应用这种性质处罚的劳动法官一般是基于“民事诉讼法典”(CPC)中的类似规定。

丹尼尔说,在他代表该公司的案件中,该工人被南大河地区劳动法院判决向公司支付了114,000雷亚尔,用于支付专家鉴定费及律师费。数额比她获得的赔偿还要高。

原因是索赔人采取了不正确的信息,以保险费的报酬形式计算给雇员。据他介绍,专家发现公司提供的数据是正确的。

朱丽安娜律师是这家以她名字命名的律所的合伙人,她对劳工司法机构的严谨性表示肯定,因为这将推动各方面的执行更加小心谨慎。她说:“由于严谨执行的精神,改革会使诉讼程序的进行更加有保障。”朱丽安娜认为除了恶意诉讼外,还有其他新问题,例如现行收费和律师酬金的调整。

“现在只有正义才是正确的,”丹尼尔说。 “劳动法庭将不再是别有用心之人的彩票,涉案人员不可能侥幸逃脱。”

 

本文由IEST和《巴西商业资讯网》整合编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