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变革有两个主要轴心,第一个是管理领域的,需要指标和目标,我们没有。第二个涉及人力资源,就像政府领导员工一样,我们需要改变这种状态,公民应该是政府的客户,现在是带动新兴文化的巨大转型时机,我们必须加以更多影响。”——福兰卡(巴西前央行行长;巴西Gávea投资机构创始人)

 

“政府应该尽量减少干预,停止对老旧工业的保护,这只会阻止新技术的诞生。我们应该要抓紧学习,甚至向韩国,智力,新加坡和中国学习,或者模仿他们。”——马克斯·里斯本(巴西贸易,法律和工程大学主席)

 

"激情是企业家的原动力,因为只有在激情中才能够面对未来长久而彻底的失败。...我们要爱上问题,而不是固执于解决问题。“——Uri Levine (以色列人,Waze创始人之一)

 

本月初(8月),在巴西圣保罗举行了首届GovTech(行政科技)论坛,会聚了来自以色列,印度,中国,爱沙尼亚,智力,乌拉圭等10多个国家的代表。虽然论坛活动只持续了两天的时间,但演讲足足有20多个小时,其中包括了48场演讲,讲员除了各大知名机构的代表人之外,还有巴西政府关键部门的部长,以及各党派的总统候选人,甚至爱沙尼亚前总统也远道而来参加。

 

这次活动主要是由Brazil LAB创新机构和BRAVA基金会联合举办的。在2017年年底,机构创始人莱蒂西亚(Leticia)联合了莱默斯(Lemos 里约社会技术机构总裁)和巴西著名媒体人及企业家路西阿诺·哈克(Luciano Huck)一同决定开启巴西首届GovTech(行政科技)论坛,并计划在未来每两年举行一次。

 

(Brazil LAB:是巴西第一个将企业家与国家政府连接起来,并提供加速解决方案的创新中心。成立于2016年,目前已与25个市政单位合作,完成26家初创企业的加速项目。)

 

(BRAVA:是一个致力于对巴西有发展和有影响力的非营利机构。成立于2000年,已支持了超过50个项目计划。)

 

经论坛创始人介绍,举办这次活动的原因有二:首先是希望借助此活动能够带动巴西行政科技领域的创新,努力创造良好的创业生态,发起学术界的讨论,带动技术的发展,以及吸引全球各私人企业的介入,并使政府部门集思广益后做出改变。第二:因为深知如今的巴西官僚体制严重阻碍了国家发展,生活办事也极其困难,在巴西就像是活在18世纪,却必须要跟上21世纪快速发展的步伐。因此在如此复杂的背景下,只有相信科技创新能够改变巴西。

 

10多年艰辛只为获取身份证:

 

巴西著名电视主持人路西阿诺·哈克(Luciano Huck)在活动开始时采访了一位38岁的巴西女子(Cris)。她的母亲在巴西生了17个孩子,但没有一个做过正式的出生登记,在她母亲去世后,她开始意识到身份证的重要性,于是开始了她漫长的办证之路。

 

下面是他们的对话内容:

 

Luciano:Cris,从你下定决心的时候开始,一共花了多长时间才拿到身份证?

 

Cris:10多年,因为我母亲没有身份,所以她在生我的时候也没有做登记,后来我每次去办理身份只是签字,签字,签字,不停地签字。

 

Luciano:你为了获得身份证,跑了多少个政府部门?

 

Cris:15个左右

 

Luciano:你的母亲生了17个孩子,一个都没有做出生登记是吗?

 

Cris:她生了很多,17个只是我认识的,我不可能所有的兄弟姐妹都认识,因为有的人为了获得身份已经跟别人结婚改了姓氏和名字。

 

Luciano:你是哪里人?

 

Cris:墨西哥人,我在很小的时候跟母亲从墨西哥来到巴西,9岁就开始工作了。

 

Luciano: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认识到身份的重要性,没有它你就什么也没有?

 

Cris:当我母亲因癌症去世,为下葬而申请死亡证明时,证明书上是这样写我母亲的:“一位黑人女性去世,死因肺癌” 。证明书上居然连我母亲的名字都没有!从那以后我认识到必须要获得身份,于是我就不断地跑各个政府部门,但是只是不断地签字。后来我有了孩子后,当我带着孩子去医院时,医院要求出示证件,我说没有,于是就有一堆的人围在我的身边,问我怎么会没有证件,于是我就又得跟所有在场的人解释一遍事情的原委。我去找工作,也没有人愿意录取我,因为我没有身份,雇主会觉得我很奇怪而不信任我。我想上课,学习,我想旅游,这些对我来说都是不可能的。

 

Luciano:那你今天有身份了吗?

 

Cris:感谢上帝,我现在有身份了,也有工作证,我还可以投票,我会在今年大选时投上我人生中的第一个票。(哭)如今,我终于可以正式工作,我有三个孩子,他们以后可以不用像我这样,这对我来说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Luciano:今天有很多的人在现场,包括共和国的总统,部长等,我们会讨论到许多巴西行政方面的问题,那么你最想对大家说的是什么?或者你经历了这一切之后,觉得巴西到底哪里不对?

 

Cris:我认识很多人都跟我一样,他们没有身份,他们或许因为工作的原因,或许是其他原因。但是我觉得,身份是每个公民应有的权利,可是在我住的地方附近,都没有能够办理身份证件的机构,每次办理证件,我需要跑到很远很远的地方,而且还需要预约。我常常为了预约打电话打一个多小时,最后还告诉我没有空余的位置,我们需要工作,需要学习,需要去医院,需要开银行账户,但是没有身份,就什么也做不了。我虽然被周围的朋友认识,但在政府眼里,我什么也不是。

 

爱沙尼亚前总统:以科技对抗贫穷

 

经过Cris讲述的故事后,让我们来看一个完全数字化的国家,在行政管理方面跟巴西有着怎样的天差地别。

 

爱沙尼亚:一个位于波罗的海的北欧小国,人口仅100多万,国土面积仅4万5千多平方公里,但却是当今世界数字化最完全的国家之一。当在1991年苏联解体后,将数字化定位国策的爱沙尼亚使当时人均GDP仅有2832美元的落后国家,一跃发展成为了(2017年时调查)人均GDP达到19840美元的数字强国。

 

见证这一奇迹过程的前总统Toomas Hendrik IIves(2006年至2016年任职爱沙尼亚共和国总统)也来到巴西参加论坛。传播经验的同时,前总统也发出警告,网络安全领域面临着巨大挑战,并呼吁各国应该联手起来打击黑客攻击。

 

为什么爱沙尼亚会选择投资科技?

 

Toomas Hendrik IIves:“我们很早就开始这方面的工作了,是在我当总统之前。这对我们来说,是走出极端落后和极端贫穷的方法。在1990年代,我们刚从苏联50年的统治下走出来,当时能做什么?没有钱,但只有一些想法,于是尝试去做,现在事实证明是可行的。”

 

电子文件:在爱沙尼亚,几乎每一个人都有一个芯片。芯片里记载了与之相关的所有个人信息,而且每个文件都是加密的,确保只有本人可以打开。它可以让公民访问所有国家的公共部门,极大简化了银行业务和公司章程的办理。

 

电子投票:有了这个芯片,公民可以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参与投票。只需要连接网络,运行PC就可以,可以在咖啡厅,在家里,都可以投票,而且国家不需要准备投票箱,公民也不需要为了投票排长队。

 

电子病历:医生或病患可以随时访问过往的医疗,用药,体检记录。病人所有的病历信息都事无巨细的记录在芯片里,可随时对患有慢性病的患者做出监控,并采取合适的治疗策略。

 

电子公民:2014年10月,爱沙尼亚正式宣布向全世界开放“电子公民”的身份服务。这意味着,全世界任何地方的人都可以向爱沙尼亚申请成为该国公民,然后可以通过互联网在爱沙尼亚成立公司,全程网上办理。目前,申请成为爱沙尼亚公民的数量,已经超过了该国人口的出生率。

 

巴西前景展望

 

那么,巴西是否能够做到像爱沙尼亚,以色列,美国,乌拉圭,印度等国家行政数字化的程度?据Brazil LAB创新机构创始人莱蒂西亚(Leticia)介绍,“这并不是一个无法实现的目标,因为巴西已经有了一些改变。

 

根据2018年最新的全球创新指数排行显示,巴西与2017年相比上升了5个排名,目前位列第64位,这项排名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府对创新领域的投资,以及对各机构,大学的调查。这说明,巴西至少在最近两年里是有进步的。

 

另外,在最近的18年里,巴西在法律方便对创新领域做出的改动也越来越频繁,虽然略显不够,但是已迈出革新的步伐了。

 

即便如此,巴西还是要面对许多现实的挑战。其中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根据世界银行的调查,巴西在2016年使用互联网的比例仅有60.9%,有39%的巴西人从来没使用过互联网。而且民众使用互联网的成本过高,是美国居民的三倍,这说明巴西有严峻的基础设施问题和社会不平等问题需要解决。

 

但这也不是让巴西气馁的理由。据调查显示,巴西有58%的民众希望科技能够进入政府部门,这数据表明大部分的巴西人有改变的意愿,这个意愿将会推动政府做出必要的改变,而企业家在其中起到了关键的过渡作用。”

 

莱蒂西亚(Leticia)还表示:“巴西是全球企业家人数最多的五个国家之一,这意味着巴西有足够的能力可以建设创新事业,并打破藩篱,对社会产生影响。”

 

在Brazil LAB支持的项目中,有一个名为Cuco Health的健康护理程序已经诞生。它可以监控慢性病患者的病情,比如糖尿病。目前该程序已经在里约州的Juiz de Fora市使用,覆盖当地50万人口。有1500名患者注册使用,并且有63家治疗康复中心(UBS)采用了该系统,患者将可以直接在网络上查询自己的医疗状况,政府部门也可以随时知道有多少患者没有及时治疗,以及未来可能需要治疗的人数。

 

考虑到巴西民众强烈要求改变的意愿,以及充足的企业家数量和政府一次次加大对创新领域的投入。Brazil LAB向社会发出了2018年的新挑战,将涉及领域从3项增加到了6项。其中包括:环保,人力资源,健康,社会包容,企业教育和公共安全。

 

未来科技进军的六大领域

 

Brazil LAB 将对正式参与这些领域的初创公司给予支持,投资金额将达到5000至20万雷亚尔。

 

为了减少繁杂的官僚制度

 

在信息化的今天,全球仍有10亿人口没有完成身份识别。因此联合国制定了2030的目标计划,旨在12年之内达到世界人口都具备身份识别的条件。但是巴西在完成电子化的过程中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根据里约社会科技机构(ITS Rio)总裁莱默斯(Lemos)介绍:在爱沙尼亚,当你拥有一个电子芯片后,你可以在网上直接完成注册公司,或者关闭公司的业务。可是在巴西,开设一家公司平均需要79天才能完成,如果是关闭公司,则需要更长的时间。

 

(里约社会科技机构 ITS Rio:是一个确保巴西和世界南方国家在科技领域跟随时代,并将技术推广向社会的机构。该机构与巴西多家研究所和其他机构合作,对巴西的科技,法律,社会,经济和文化都有研究。并致力于更好的监管及实践数据安全,言论自由和知识产权等主题,该机构在全球各地都有举办活动和培训。)

 

更让人细思极恐的是,巴西各州政府之间的数据同步率极低。一个真实的例子是,据巴西圣保罗页报报道:有一名巴西公民,在全国9个州分别注册了9个身份证,就因为这9个州政府没有一个统一的管理系统,因此他可以拿到比别人更多的福利和优惠,甚至可以利用多重身份进行犯罪。除此之外,据巴西官方的调查数据显示,全国还有47000个税卡号码是被超过1个人使用的。

 

虽然巴西政府有做出一些改变,但让人感到哭笑不得的就是,巴西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使用电子技术加剧官僚化的国家。在最近几年里,出现了电子工作证,电子驾驶证,电子身份证等,据统计国家政府开发了48个公共服务的应用程序,可是这些程序和电子证件的使用率仅有0.4%。因为没有人会在手机里下载这么多的程序,也没有人愿意记住这么多的电子编码。

 

各种电子文件和应用,但使用率极低

 

人们需要的是1个编码,覆盖所有功能,1个程序,涵盖所有的公共服务,让民众不再需要为了办理一个证件而跑到政府部门排长队,建立一个一劳永逸的数据系统才是当务之急。

 

为了创立一劳永逸的程序系统,莱默斯(Lemos)及其团队已经建立了一个信息地图(Mapa da Informação)平台。该平台收集了巴西政府储存使用的所有证件,从出生证明,死亡证明等基本证件,到公共部门机构如税务局等,全部录入,为以后建立统一高效的系统而准备。

 

信息地图(Mapa da informação)

 

用大数据对抗城市暴力

 

巴西Igarapé机构的执行官Ilona Szabó认为,当前巴西面临的最大问题其实是公共安全问题:巴西每年死与谋杀的人数大约为6万2千人(几乎是全世界最高的数字),其中70%死与枪支,造成的经济损失达790亿美元,占GDP的4.38%,当前关押在监狱的人数达到了72万,但是监狱正常容纳的量只是36万,其中有55%被关押的人是18至29岁,61%没有受过教育(这也反映出巴西教育的教育缺失)。

 

(Igarapé机构:是一个独立的机构,主要致力于整合安全,司法和发展的进程。目标是通过研究,新科技和公共政策的影响,为复杂的社会问题找到解决方案。该研究机构目前有5个研究主题:(i)国家和全球毒品政策; (ii)公民安全; (iii)建设和平; (iv)安全城市; (v)网络安全。)

 

Igarapé机构网站主页

 

因此Igarapé机构从2012年开始就与谷歌,微软等国际巨头合作,开始智能城市的建设计划。智能城市将主要致力于4个方面:治安与保护,减少意外死亡,预防事故发生,减少应对危机时的决策时间。

 

目前,该计划在里约已经有了部分的进展。比如犯罪雷达,该系统整合了当地犯罪的所有数据信息,通过过去的数据使用人工智能的算法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预测未来犯罪的地点,这算是巴西首个可以预测犯罪的系统,可精确预测50平方米内的犯罪情况。

 

犯罪雷达

 

除了预测犯罪地点之外,Igarapé机构还开发了一套预防犯罪的观察程序。该程序收录了所有政府各部门中关于教育,健康,收入等所有的个人信息,以此来观察潜在成为施暴者或者受害者的可能,并且可以帮助政府了解到有哪些地方的治安管理不够,或者提醒学校应尽到的职责等。该系统还可以协助政府找到那些困难的家庭,并更有效的帮助困难人群,以此来预防犯罪事件的发生。

 

暴力预防观察平台

 

科技是政府管理结构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巴西仍然没有一个能够统一全国数据的科技系统。身为巴西公安部部长的钟曼表达了以下意见:“在今天的巴西,我们仍没有一个全国性的公共安全系统,或者全国性公共安全政策。巴西有国家性的教育部门,国家性的健康部门等,但是直到今年,我们国家才首次建立了全国性的公共安全部门。所以我们要创建的系统,是一个以前从来没有过的系统。即便在今天,巴西各州政府仍没有一个可靠的公共安全的数据统计,所有统计都是非政府机构代替完成的统计。因此,我们现在要尽快建立一个全国性的安全系统,但也要同时考虑到数据的安全性,因为所有的数据都涉及公民的人身安全。除此之外,我们还需要改变我们的观点,将侧重点主要集中于预防,不能只是逮捕,逮捕,逮捕,因为这会为有组织的犯罪提供养分。我们需要在预防犯罪方面下更多的功夫,中断犯罪链才是关键。”

 

巴西公共安全部部长 钟曼

 

(巴西公安部:成立于2018年的新部门,该部门可以调动巴西各地的组织力量,以维持全国治安。)

 

法律障碍

 

巴西瓦加斯大学(FGV)法学教授维拉·蒙特丽洛(Vera Monteiro)对创新市场的监管环境提出了建议和看法。并指出了公共权力机构与创新企业签约的困难:“我们看看巴西南大河州的例子,一家公司为了给政府开发一个软件,经过了漫长的斗争,最终联邦政府同意后已经过去了13年的时间。”

 

据她介绍,有许多困难的地方都是因为第8666号法规对投标和签约的限制作用。“这项法规创建于1993年,但从来没有考虑过收购技术,整套法规的逻辑来自于80年代,给现在的企业与政府合作产生了许多的阻碍。”

 

但是,教授认为修改立法并非当前的出路。“更好的选择是从不同的角度做出思考,每个州,每个市,或许可以通过法令的形式进行创新尝试。”

 

教育——培养未来的领导者

 

巴西阿亚顿研究机构(Ayrton Senna)首席经济学家,Insper大学教授里卡多·佩斯(Ricardo Paes de Barros)指出了未来学校使用科技的重要性。“科技教育在明白其重要性的人手里始终是有帮助的。有数据证明,如果使用得当,科技的帮助能够提高学生在SAEB(巴西基础教育评测)中提高至8分的成绩,这能使其中一半的学生在未来的高中学习里完成毕业。”

 

(阿亚顿研究机构 Ayrton Senna:成立于1994年的非政府机构,以F1赛车冠军的名义为减少社会不平等而努力,该机构每年培训6万名教育工作者,并直接帮助巴西1300多个城市,200万名学生。)

 

Lemann基金会CEO丹尼斯(Denis) 发出了学习危机的警告。“在高中学习的最后阶段,仅有7%的学生数学成绩达到了预期,辍学率达到40%。除此之外,课堂教育质量问题也相当严重,学生之间成绩的差距,很多取决于学习方法。而科技可以为老师和学校找到这些新的学习方式。”

 

(Lemann基金会:该基金会由企业家Jorge Paulo Lemann成立与2002年,主要致力于巴西的教育领域,重点致力于在创新,管理,教育政策和青年网络方面。)

 

未来之路

 

在最后,即将参加巴西2018年大选的5位总统候选人也分别发表各自的主张。我们在另一篇文章有详细说明,读者可以点击此链接:巴西五位总统候选人齐聚创新论坛:继金融科技后,行政科技浪潮即将来临

 

最后让我们来看看最新崭露头角的行政初创企业,他们都做出了怎样的成就:

 

1DOC:该企业于2014年巴西南部正式创立,目前已与42个市政府合作服务。除了政府单位外,还与多家学校,企业单位合作。营业收入从2017年的60万雷亚尔上升至2018年的2百万雷亚尔。“巴西政府大部分使用的行政软件都是90年代的产品,而且升级的速度非常慢,这意味着民众在办理手续的时候经常需要亲自前往才能完成。”企业创始人杰尔逊(Jarson)如此表示。

 

在1DOC的官方网站上公布着这样一组数字,并每天更新着:公司已经使3.130.513人收益,收录了6.264.523分文件,节省纸张6.886.074,经济效益达864.945雷亚尔。

 

最后,Brazil LAB创始人莱蒂西亚(Leticia)提醒各位企业家:“进入巴西创新市场需要当心政府领导层更换的风险,这可能使合约变得脆弱,从而影响财务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