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的下届总统将从上任的第一天开始面临推行财政改革的巨大市场压力,这个国家目前大约有1300万失业人口,以及相当大一部分的其他各种社会需求的人员。

 

“通过共同增长进行公平调整”是世界银行10月7日向13位候选人提出的报告的主题,其中列出了对于经济、政治和安全危机的建议清单。鉴于目前巴西形势的严峻程度,这些建议似乎有些过于理想化,使这个年轻的民主国家的公信力受到考验。

 

根据该报告,巴西面临“三大挑战:巨大的财政失衡、缺乏持续性增长的生产力以及提供基本公共服务的困难”。

 

“我们不可忘记的是,巴西仍有一部分人口还停留在19世纪的状态,而另一部分人已经进入21世纪。” 前战略事务秘书处部长、现任FGV基金会社会政策中心主任MarceloNeri表示,第一类人“生活在没有基本卫生条件的环境中,教育水平低下,还面临与战争时期相近状态的暴力威胁”。

 

目前,有人主张紧缩以弥补2015和2016年间经济衰退所留下赤字以及近两年的增长乏力,也有人认为这些政策只会让巴西更糟。在这两种观点之间,Neri选择较为“中庸”的道路。

 

国家的负债从2014年底占GDP的56.3%上升到今年8月3日的77%,根据BM的预测如果在2030年之前,巴西每年将经济增长率提高几乎不可能完成的4%,那么才有可能使负债水平稳定下来。国际组织估计,如果没有深入的结构性改革,负债可能会达到GDP的140%。

 

“不切实际”

 

特梅尔总统冻结了20年的公共开支,以及实行其他财政紧缩措施。但是市场视为经济重组改革基石的社保改革尚未完成。

 

该项目规定了最低退休年龄(现在存在根据缴费年限退休的可能)并统一和优化私营部门和公务员制度。政府将其视为“减少不平等现象”的尝试。

 

这项改革“很重要,不过还不够。财政赤字比这更糟”,财政部前经济政策秘书、行政管理和商业研究机构Insper的现任主席Marcos Lisboa表示。

 

大多数候选人提出了某种形式的社保改革和遏制赤字的计划,但是这可能会失去选票。

 

在第一轮民意调查中领先的极右候选人贾尔·博索纳洛(Jair Bolsonaro)提议,通过私有化、特许权和出售工会财产来向资本化养老金制度过渡,并减少20%的公共债务。

 

工党的费尔南多·哈达德(Fernando Haddad)在民意调查中排名第二,他提议“中止私有化”并声称通过打击逃税,创造更多就业,使平衡账户成为可能。

 

前圣保罗州州长,候选人杰拉尔多·阿尔克明(Geraldo Alckmin)承诺通过私有化和简化税收以“在两年内消除公共赤字”。

 

令人担忧的是,“最紧迫的问题没有出现在这场竞选的辩论中,回报的只会是重现近年来巴西灾难的或者不切实际的解决方案。”Marcos Lisboa说。

 

对于经济学家而言,存在“为养老金和税收改革建立谈判解决方案的可能性,但是缺乏可以协调和确定优先事项的政治议程”。

 

“巴西曼德拉”

 

在这场自军政时代结束以来最为两极分化的竞选中,两位最受欢迎的候选人同时也是反对人数最多的,这可能会威胁到明年1月1日新总统就职时的施政。

 

然而,根据世界银行的基尼指数(一个国际上通用的、用来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居民收入差距的常用指标),这场危机继续破坏着巴西这个两极分化排名世界第九的人民收入和生活。

 

根据FGV社会基金会的研究,截至2017年底,在巴西2.08亿人口中,有2330万的巴西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比2014年底多627万,增长了33%。

 

在经理了多年的腐败丑闻之后,下一任总统将有一项艰巨的任务,即试图治愈人民对政府不信任带来的创伤。

 

“这个国家需要整合,我认为直到现在,选举还没有指向这个方向,”Marcelo Neri评论道。“我们需要一个纳尔逊·曼德拉式的人物,一个懂得原谅并对国家的未来充满远见的人。我认为这是可能的,但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件简单的事。”他总结道。

 

本文由《巴西商业资讯网》编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巴西商业资讯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巴西商业资讯网》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巴西商业资讯网》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