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选总统贾尔 博索纳洛(Jair Bolsonaro)的过渡团队讨论可能将经济防务管理委员会(Cade)从司法部转移到经济部。众所周知,塞尔吉奥 莫罗(Sergio  Moro) 将接管司法部,而保罗 盖德斯(Paulo Guedes)将负责新政府的财务部。

 

经济防卫行政委员会(CADE)是一个与司法部相关的巴西联邦机构,其存在的意义是对经济权力进行指导,监督,预防和调查——发挥监管的作用。其主要职能是行政管理,监督和经济研究。CADE与巴西财政部经济监控局(SEAE)一起构成了SBDC - 巴西竞争保护体系。

 

这种让权力与金融,规划,工业以及对外贸易挂钩的做法看似有益于经济部门,但还是要考虑其给政治带来的影响,所以过渡团队尚未做出最终决定。这样做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同时削减莫罗和盖德斯两个人的权力。

 

虽然经济防卫行政委员会(CADE)至今还隶属于司法部,但只在行政方面,实质上委员会拥有一定的行动自主权。

 

据评估,由于总统米歇尔特梅尔(MichelTemer)在过去两年里更注重法律效应,而非一味关注巴西的竞争环境,因此会给该部门一定的自主权。倡导变革的人的观点是,经济的平衡比部门间的平衡更重要,这样才能提升巴西市场的竞争力。还有人表示,应改变经济防卫行政委员会(Cade)的结构。

 

 

经济防卫行政委员会(Cade)前委员会主席奥里维拉(GesnerOliveira)表示,当今世界存在两种模式。他以德国和美国为例——德国的反垄断机构划在经济部,而美国则是在司法部。他说:“这两种方式都是可行的,”但是一直以来巴西的反垄断机构都是司法部在负责,这个问题不应该是新政府现在优先考虑的。“最重要的是让这个机构有独立性。我建议让其拥有绝对自治权,”奥利维拉说道,在博索纳洛的统治下,司法部和财政部都得到了改善,并获得了超级部门的称号。Cade前委员会主席还强调该部门人员应拥有一定的专业技术水平。从方面讲,他坚称部门应该任命更具技术性与专业性的员工,尽管他强调近年来该机构的职员都是专业对口的。

 

虽然还没下明确的定论,但司法部表示,在塞尔吉奥 莫罗(Moro)的领导下,CADE更有可能将反腐的作用发挥到极致,在任命新职员方面得以看出。目前,上交至CADE的涉及“洗车行动”(Lava-Jet)的诉讼案约有30起,对涉案公司的罚款可能达到其总营业额的0.1%至20%,涉案人员的罚金从20万雷亚尔至20亿雷亚尔不等。

 

“我认为莫罗是司法部长的不二人选。我相信他会使CADE发挥更大的作用,”反垄断机构总监亚历山大科迪罗(AlexandreCordeiro)在上周末Valor的采访中说道。“我们一直致力于处理“洗车行动”的事情,我们会很好的处理这些诉讼案,”他说,“莫罗一定会带我们出色地处理卡特尔(Cartel)的。”

 

在最近的一次法院会议上,反垄断机构将就16起“洗车行动”的诉讼案——包括卡特尔公司及个人案件展开讨论。案件涉及8亿雷亚尔。部分案件会在下周(11月21日)的会议上讨论。

 

博索纳洛政府可能任命四名反垄断机构中的法官,这四名法官将在2019年结束任期。其中委员若昂保罗(João Paulode Resende),保罗布鲁内尔(PauloBurnier da Silveira)和波丽安娜 费雷拉(PolyannaFerreira Silva Vilanova)将于7月结束任期,克里斯蒂安尼澳克明(CristianeAlkmin Junqueira Schmidt)在九月结束任期。2019年10月,现任总监亚历山大·科迪罗(AlexandreCordeiro)将结束任期,需要任命下一任总监。

 

虽然目前不负责CADE的事务,但鉴于其对经济发展的重要性,未来经济部长保罗 盖德斯已经开始与机构成员——经济研究部首席经济学家吉尧姆曼得斯(GuilhermeMendes Resende)就人事任命问题展开讨论。

 

CADE现任司法部长沃特(Walterde Agra Júnior)将在2019年9月结束在反垄断机构的任职,因此未来的司法部长将决定谁来担任这一职务。“莫罗希望委员会的其他成员与他一起寻找这个合适的人选,”该机构的一名律师在接受Valor的采访时表示。

 

葡语原文链接:

https://www.valor.com.br/politica/5981467/bolsonaro-estuda-tirar-o-cade-da-justica-e-passa-lo-para-economia

 

本文由《巴西商业资讯网》编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巴西商业资讯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巴西商业资讯网》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巴西商业资讯网》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