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总统博索纳洛在本周三(8日)继续捍卫羟氯喹药物的使用,并称“我还会活很长时间。”

 

在他发布社交网络的推文上,他面带微笑,手中拿着一杯子在总统府的晨曦宫(PaláciodaAlvorada)。据悉,自他在武装部队医院(HFA)做完检测后就一直在那。

 

“对于那些认为羟氯喹没有帮助,且别无选择人。我表示很遗憾,我对它的使用非常满意,而且在上帝的恩典下,我还会活很长一段时间。”

 

在周二(6日)下午公布确诊新冠肺炎后,总统发布了一段视频在社交网上,他服用了一片羟氯喹药剂并说,“一切都好”,此药物对于新冠肺炎“非常好”,“我相信羟氯喹,你呢?”.

 

帕尔马雷斯文化基金会主席卡玛戈(SergioCamargo)在周二写道,博索纳洛应该为羟氯喹的代言(推广工作)得到报酬。

 

自从疫情爆发开始,博索纳洛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Trump)就达成协议,捍卫使用与阿奇霉素相关的羟氯喹作为新冠病毒的解决方案。

 

至今没有任何一个科学研究能证明此药物的功效,以及造成的副作用。

 

即使这样,博索纳洛还是强制卫生部甚至部长赞同这一治疗方案,不仅对重症,还有轻症状的病人。

 

博索纳洛甚至命令武装部队帮助这药物的生产。陆军的化学和制药实验室已花费超过150万雷亚尔,将氯喹的生产扩大了100倍。

 

此药物的扩大生产引起了联邦审计法院的注意,想要知道它在没有充分科学依据的情况下确定生产扩张时,博索纳洛是否购买了过多的产品,以及公共资源是否被错误使用。

 

陆军实验室至少签署了18份文件用于购买氯喹粉和其他制造的投入,根据Repórter Brasil 这个非政府组织从联邦政府采购部门获得的数据显示,锡纸和印制材料就需要1.587.549,81雷亚尔的成本。几乎95%的费用都用于氯喹粉的购买上。

 

这份购买没有经过招标,算是面对疫情的投资。而这份资产来自国库,并花费在实验室。

 

在周三公布的消息显示,博索纳洛重申其在之前的采访说的话,声称自己已经病了。

 

“所有州长和市长采取的社会隔离措施,都是为了延缓传染蔓延,让医院能够腾出更多的重症病房以及接受更多的呼吸机。”博索纳洛写道。

 

总统说,他为所有人提供了资源和其他必要的方式,并把支付救济金作为重点。

 

“没有一个国家像巴西一样。我们保护生命和工作岗位,不传播恐惧,因为恐惧同样会带来抑郁和死亡。正如我常说的,与病毒战斗所付出的代价,不能大于病毒本身带来的伤害。”博索纳洛如此说道。

 

过去14天中,博索纳洛曾与数百人接触

 

巴西总统博索纳洛被诊断出新冠肺炎,他在过去14天中与数百人近距离互动,包括握手、触摸、合影、近距离交谈等,而在很多场合中都没有使用口罩。此外,博索纳洛还曾前往塞阿拉州、圣卡塔琳娜州、米纳斯州和戈亚斯州,并参加了巴西利亚举行的八项仪式和三次集体会议。在此期间,至少66名政客、商人和其他人士与总统会面。

 

美国国务卿表示将继续限制巴西人入境

 

美国国务卿Mike Pompeo周三(8)表示,美国将继续限制巴西人及近期曾前往巴西人员入境。他表示美国政府是否重新开放入境取决于科学和理性,而非政治关系,对于限制哪些国家入境美国自有一套衡量标准。

 

圣保罗市长:暂不放宽酒吧营业时间,里约的情形不能重蹈覆辙

 

圣保罗市长科瓦斯(Bruno Covas)今天表示,目前针对酒吧的限制规定将持续,暂时不会放宽营业时间,以此有效避免人群集聚。对于酒吧和餐馆是否能恢复晚上营业,科瓦斯称:“我们需要再观察2到3个礼拜,根据数据来决定是否可以继续放宽”。他认为,新冠疫情还没有结束,圣保罗不能再次上演里约Leblon地区的情形。

 

 

本文由《中巴商业资讯网》编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中巴商业资讯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中巴商业资讯网》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中巴商业资讯网》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