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巴西经济部特别顾问阿菲夫(Guilherme Afif Domingos)给出的信息,政府将提出的税制改革方案包括:放宽个人所得税(IRPF)的免税条件;减少所得税抵扣项;对富人征收较高的税;征收金融交易税以抵消工资税减免的缺口。

 

经济部长盖德斯(Paulo Guedes)已宣布,税制改革的方案将分批提交给国会。第一部分已经于7月21日提交,有消息来源认为剩余部分可能会在8月一次性提交。

 

阿菲夫表示,政府打算在个人所得税方面的更改是:

 

- 放宽免税条件(从目前个人月收入1903.99雷亚尔提高至约3000雷亚尔);

- 减少抵扣额(目前有医疗、被抚养人及教育开支的抵扣额);

- 降低目前为27.5%的最高税率;

- 对高收入人群征收较高的税;

- 恢复1996年以前存在的对个人利润和股息分配征税。

 

“我们将放宽免税的条件,减少中产阶级所需缴纳的税率(目前为27.5%),因为我们将停用一些抵扣项,并向高收入人群加收一个新的税。富人们(需为这种新税)缴纳至少3万6千、4万多雷亚尔。对此我们还在研究中。”阿菲夫说道。

 

阿菲夫并没有透露对高收入群体征收的税率。在其他国家和地区,对高收入群体的税收费率如下:

 

- 德国:47.5%(收入越高,税率越高);

- 中国:45%;

- 瑞典:61.85%;

- 美国:税率从10%到37%不等,会根据一些情况变化,比如婚姻状况或是否户主等。

 

金融交易税

 

阿菲夫表示,政府打算通过长期征收金融交易税来每年获得1200亿雷亚尔的资金,目的是抵消工资税减免带来的缺口并增加对贫困家庭的援助资金。

 

阿菲夫称,如果这项新税种被通过,那么将会停止征收金融操作税(IOF)。

 

“当有了另一种金融税后,就没必要继续采用原先的金融税了,”阿菲夫解释。目前由于新冠疫情的关系,政府已暂停征收金融操作税。

 

阿菲夫没有提供新税项征收方式的进一步细节,比如是否会对资金进入账户、资金的出户或仅对支付(豁免转账和提现)征税,对此他只表示,税率应该是0.2%。

 

根据瓦加斯基金会(FGV)税收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员克尔雷奥(Isaías Coelho)的调查,全球仅有11个国家征收金融交易税,分别是阿根廷、玻利维亚、秘鲁、哥伦比亚、洪都拉斯、多米尼加共和国、委内瑞拉、匈牙利、墨西哥、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

 

对于专家们的批评,比如交易税使得税收叠加,会造成去中介化而且对最贫穷的人不利,阿菲夫表示,这是把“极其恶劣的”工资税换成“恶劣的”交融交易税。

 

“这是种新时代的税,是追随货币流动所征收的税。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反对它。因为它能检测到所有合法和非法的交易。当所有人都需支付金融交易税时,该税的征收方式则不会是渐进式的,而是以’税收比例’征税,”阿菲夫说道。

 

他评估道,正在与国会讨论的以增值税(IVA)的征收方式,将是“落后于时代的先行者”。

 

“这是上个世纪的税,因为它是针对产品征收的,如今经济正在以飞快的速度数字化,而现在的新冠大流行让数字化再次加速。”阿菲夫补充道。

 

工资税减免

 

阿菲夫说,每年通过金融交易税征收的1200亿雷亚尔资金将被分配到几个项目中,包括:

 

绿黄工作证——政府打算免除1至1.5个最低工资的职位的工资税。这样有望对所有雇主减少大约20%的费用,这将消耗1200亿雷亚尔的一半以上。

修订收入分配方案——政府希望审查社会援助计划,为其分配更多的资源。新冠疫情对贫困群体的打击很大。如今他们靠援助计划维持生计,而新冠疫情还没有降温的迹象。政府的目的是给他们提供帮助,为他们回到正式岗位或灵活性岗位准备一个坡道。

 

阿菲夫表示,这么做是为了使所有税制变化都不会对税收产生影响,这意味着政府不会因此而需花费更多资源,同时也不会使税收负担处于较高的水平。

 

他提到,为了将更多资源分配给贫困群体作为援助,考虑到新税制和支出上限,政府有必要削减其他支出。

 

“增加税收,我们没有占到任何便宜。没法超出支出上限,那我们只能努力减少开支。我们提出这个项目的目任务是获取100亿到200亿雷亚尔的资金。我们正在寻找获得这些资金的地方。”阿菲夫说。

 

根据阿菲夫的说法,个人利润和股息分配征税也应采取渐进的方式,也就是说,利润分配越多的人需(按照个人所得税)缴纳更高的税率。

 

 

本文由《中巴商业资讯网》编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中巴商业资讯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中巴商业资讯网》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中巴商业资讯网》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