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有运动要求总统选择正确的路线,否则立法机关将采取更为严厉的措施。

 

即使成立了对抗新冠疫情的全国委员会,其中包括立法机关的最高领导层和联邦政府的代表,但由参议院议长帕切科(Rodrigo Pacheco)和众议院议长里拉(Lira)领导的针对巴西总统的运动在国会中得到支持。对于国会议员来说,博索纳洛释放的信号仍然与之相反。因此,立法机关应保持警惕并需发出其认为必要的警告,尝试修正总统的错误路线,以避免采取更严格的措施。

 

里拉于上周三(24日)在众议院全体会议上发出了第一条信息,投票表决了是否要向为巴西公共卫生系统提供私人病床的公司提供所得税减免。在与博索纳洛会面讨论委员会成立的几个小时后,里拉表示,他并非意有所指,而是在向所有直接参与抗击新冠的机构传达此信息。但是,他批评了外交部长阿劳若(Ernesto Araújo)的工作,称其“为任何想看见真相的人开了黄灯”。

 

巴西外交部长周日(28)在社交媒体上暗示,参议院本应在巴西5G建设上禁止中国的投标,这大大增加了解雇部长的压力,甚至高原宫的成员也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众议院公民权负责人曼恩特(Alex Manente)称,目前国会的当务之急就是应对新冠疫情,每个人都需尽自己的一份力量,他说“国会已经发挥了其作用,并将要求所有机构,包括刚刚成立的危机委员会,承担起责任,因为这对我们找到战胜新冠疫情的解决方案来说至关重要。”

 

议员法比奥(PSD-MS)称,在新冠疫情持续恶化的情况下,进行立法监督是合理的。他说:“国会别无选择,只能任命行政长官,坚持不懈地要求采取有效措施,降低新冠感染和死亡人数。”议员还称,新冠疫情的恶化导致了一些支持总统阵营的倒戈。因为他们认识到,如今如何应对这场危机,已经成为了政治生存的问题。而博索纳洛坚持不懈地维护伪科学,给在疫情期间与他一起参加辩论的国会议员的政治形象造成了巨大损失。

 

众议院议员、Podemos政党领导人蒂莫(Igor Timo)称这一指控并不是针对政府的反对言论。他说:“相反,这是呼吁巴西所有当局将保障人民的生命安全作为优先事项。” 他还强调:“众议长里拉的所作所为再次表明,众议院始终致力于寻求解决方案,并支持政府做出的有利于国家的措施,但坚决反对针对新冠疫情而做出的错误行为。”

 

最近被选为众议院少数党领袖的众议院议员,弗莱索(Marcelo Freixo)预测立法与行政部门之间的关系将更加动荡,尤其是总统的不端行为。例如,在会后的声明中,博索纳洛虽支持疫苗接种,但仍在提倡早期治疗。政府反复推荐使用羟氯喹等药物,但仍未有证据证明其可治疗新冠。

 

上周,因对博索纳洛执行官所采取的外交政策提出了批评,国会和政府意识形态部门之间的较量变得更加明显。里拉在委员会成立会议上(24日)质疑了巴西外交部长阿劳若在应对新冠疫情中的作用。上周四(25日)帕切科也毫不犹豫地批评了外长,说道:“除了需要检查外交部长的具体工作之外,还需改善巴西的外交政策。我认为我们在应对新冠疫情时犯了许多错误,其中之一就是没有与能在巴西抗疫关键时刻成为合作者的国家建立积极的外交关系。” 弗莱索和帕切科认为,外交部长应为巴西抗议失败而负责。截止目前,博索纳洛尚未表明他是否会听取替代部长的建议。

 

尽管阿劳若是当前在国会上受批评的焦点,但随着心脏病专家奎罗加(Marcelo Queiroga)替代帕祖洛(Eduardo Pazuello)将军担任卫生部长后,国会与政府的关系开始变得越来越紧张。 因为当时国会希望替代卫生部长的人选是哈杰尔(Ludhmila Hajjar)医生,里拉甚至社交网络上称赞过她。但是不久前,里拉和帕切科在新闻媒体Valor和O Globo的电视会议上的发言与高原宫的发言大致相同。当时,他们都认为全面封锁是一个极端且不公平的措施,而且如果有人“去拥挤的海滩”,联邦政府也并不是唯一的罪魁祸首。 

 

此外,当时也排除了开放议会调查委员会(CPI)的可能性,称其是“在适当时机”做出的决定。  八天后,在众议院全体会议上的讲话已经不同了。里拉建议针对新冠疫情的大爆发采取为期两周的封闭措施,推迟其他项目的投票,优先对以帮助对抗新冠为目的提案进行投票。众议长称:“必须避免议会调查委员会或封锁议会,以及降低政治损害的措施。但这不能仅仅依靠国会,还要依靠那些需要意识到此时此刻巴西面临着巨大危机,只有团结才能战胜一切,但是一切都有其局限性的人。”

 

本文由《中巴商业资讯网》编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中巴商业资讯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中巴商业资讯网》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中巴商业资讯网》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