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迟至今日(30日)拍卖的Cedae(里约热内卢州供水和污水处理公司)是在里约热内卢行政和立法部门之间的一场博弈,也是一场司法裁决斗争。

 

该公司的特许经营权分为四个版块,为期35年,预计会为里约政府带来约300亿雷亚尔的回报,但在这一切的背后,还有里约州政府在税收追缴制度(RRF)下中止的公共债务以及强大的反对派运动,另外此次拍卖还将被涵盖在经济部长盖德斯(Paulo Guedes)未来的计划中。

 

拍卖会定于今日(30日)14时在圣保罗证券交易所(Bovespa)开幕。拍卖之所以确保能在今日举行,是因为代理州长卡斯特罗(Cláudio Castro)拟定的一条法令,该法令基于最高联邦法院院长·富克斯(Luiz Fux)的决定。

 

在区域劳工法院(TRT)做出决定的一周后,该拍卖会被批准,该裁决称私有化将导致4000多名员工被解雇,而里约大法官则表示,特许经营的最长时间应该是25年,而不是35年。

 

福克斯明白,一旦该协议组成部分的地方政府批准,该招标公告就已生效。但是,这场争斗不仅限于在法庭上。昨日(29日),里约热内卢立法议会(Alerj)批准了一项阻止拍卖的法案。但是代理州长卡斯特罗坚持了福克斯的决定,确保了今天的拍卖。议员则承诺以责任罪的罪名起诉卡斯特罗。

 

卡斯特罗的“生命线”

 

卡斯特罗认为,在联邦政府的支持下出售Cedae是恢复里约经济的唯一机会。

 

巴西经济部长盖德思也对这次拍卖十分狂热,他曾在多个场合表示,将公司委派给私营企业将是巴西迈向“私有化”的第一大步。他寄希望于通过拍卖使公司私有化来完成自己的未来计划。

 

盖德斯对此拍卖如此狂热,以至于由他领导的国家财政部对里约州本应于去年9月支付的15亿雷亚尔分期付款视而不见。这一部分分期是前州长佩佐(Luiz Fernando Pezão)于2017年签署的前税收追缴制度的一部分,而未能偿还这笔债务使里约州从税收追缴制度中被剔除。

 

关于里约财政恢复的谈判是里约热内卢行政和立法机构之间的分歧之一。目前,由于最高法院于12月发布的禁令,该州尚未失去该项目带来的利益。

 

禁止拍卖法令的提出人,即里约里约热内卢立法议会主席、国会议员塞西利亚诺(André Ceciliano)辩称,只有当里约州重新回到福利计划时,才能出售Cedae,而现在,在新的税收追缴制度中,债务被分成了十期来偿还,并非三期。该国会议员还说,与其他由于新冠疫情而暂停偿还债务的州不同,里约仍在继续偿还。

 

相反,卡斯特罗却说,他已经要求将该州纳入新的税收追缴制度中,且经济部也已经接受了该州的申请,但正式批准将取决于Cedae的拍卖。该混合资本公司已经在生效的税收追缴协议中作为了担保。

 

此外,里约还将必须进行行政和社会保障改革,以处理支出上限和实现单一账户的问题。所有工作都将从今年开始。

 

土臭素危机

 

民间组织成员与里约立法议会,里约政府之间关于Cedae命运的斗争屡见不鲜。自2016年前州长佩佐试图发布第一份招标公告以来,就已经计划对该公司进行私有化。里约立法议会否决了该区块的出售,声称该公司正在为该州创造利润,去年,它就为里约带来了超过10亿雷亚尔的利润。

 

即将离任的现任州长威策尔(Wilson Witzel)在接任时,曾将Cedae的私有化视为救赎。该公司在市场上一直被关注,以至于预测,至少有12个财团将在拍卖会上提出至少一次出价。

 

2020年1月,浓烈的粘土味道和气味污染了里约大都会区居民的生活用水,检测发现了一种被称为土臭素的有机化合物的污染,但Cedae否认了这一说法。

 

这场用水危机持续了数月之久,引发了对该公司的大量诉讼,使得公司总裁下台。威策尔州长借机将这个问题作为了私有化的理由。

 

今年在卡斯特罗的掌权中,一月里约的自来水中又一次出现这种难闻的味道。这次倡议利用化学物质减轻土臭素的扩散。

 

本文由《中巴商业资讯网》编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中巴商业资讯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中巴商业资讯网》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中巴商业资讯网》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