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们称,鉴于巴西应对疫情的方式很“巴西”,如卫生政策的脱节、经济压力导致的无效隔离、低覆盖率的疫苗接种,这些都为疫苗耐药性新冠变异毒株提供了便利。

 

自巴西1月17日开始接种新冠疫苗的四个月后,技术人员评估说,目前应对新冠肺炎的“巴西方式”不利于应对其潜在风险。包括卫生部长在内的三明专家称,如果在数月前进行纠正,那么巴西也不会遭受可能成为耐疫苗性新冠病毒传播的温床这一巨大威胁。

 

目前仍无法确定是否会出现这种新毒株。但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新冠病毒(Sars-Cov-2)是无法预测行为的病原体,即使其致命性有所降低,也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因此死亡,因此不得不让人考虑最坏的情况。卫生工作者承认,超级病毒的出现并非没有可能,而巴西也一直在滑向这个方向。

 

在这失控的新冠病毒大流行引起的诸多疑问中,即使是最优秀的技术人员也不会贸然否认可怕的印度病毒株已到达巴西的可能性。FGV-EAESP卫生规划与管理研究中心的教授兼研究员马苏达(Adriano Massuda)说道:“对外国人入境缺乏管制以及目前的边境预防措施可能已经为这一风险打开了通道。”

 

直到上周五(14日),巴西总统府行政院才发布了一项法令,对始发或经过印度、英国和南非的航班发出禁令。马苏达称,这样一来情况可能会好得多,因为在一定程度上,我们没有按预期的那样保护更多的弱势群体,因此促进了病毒变种的出现,而这种变种可能更加危险。

 

据他介绍,耐药毒株可以会从巴西的环境中受益。一般来说,变种病毒更易传播,但致病性更弱,产生的病情也将不那么严重。但P1变体并不是这样,这一变种病毒仍然夺去了很多年轻人的生命。

 

流行病学家和社会科学家多明格斯(Carla Domingues)在2011年至2019年期间曾协调过政府计划,她希望人们注意另一个方面,即社会和经济的脆弱性是采取封锁措施的障碍,因此政府应该更加努力和慷慨地提供紧急援助。

 

多明格斯指出,如果国家不为留在家里的人们提供保证,那么穷苦人民仍然需要出门寻求活路。此外,她还说道:“我们也必须处理中产阶级不负责任的做法,从理论上讲,中产阶级本来可以更好地配合封锁措施,但他们却选择聚集在一起寻欢作乐。”

 

该流行病学家称,尽管最近几周新冠传播率有所降低,但还是有可能出现更具侵略性的新变种病毒,因为巴西为此提供了理想的传播环境。她还认为巴西可能还会面临第三波疫情高峰。她说道:“确诊病例指标的下降速度非常缓慢,疫苗接种的进度也是如此。”

 

本文由《中巴商业资讯网》编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中巴商业资讯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中巴商业资讯网》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中巴商业资讯网》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